读书园地

艺术能够掌控自然吗

浦家齐 南昌大学法学院化学系教授

《中华日报》 (2012-09-17 B3 观点)

人类的祖先从危险四伏的天体一路走来,一部人类崛起的历史就是向自然界的角逐史。人类苦于自身力量的薄弱,幻想在电力之上或者还有一种典型的能力,电力是由他来掌控的。获得这种伟大力量的当然不是人类自己,而只能是神。人类唯有通过表达对神的殷切而得到庇护,于是免遭自然力的摧残。

但是,人类技术之发展逐渐改变了这种态度。人类依靠技术而取得了对宇宙的释放。现今,艺术业已渗透于人类的移动之中,甚至透过人类生存之一个环节,也会发现她背后有千百种艺术之支撑。人类正驾驶着艺术的舟翱翔于自然界,并且还希望更加自由地翱翔。

人类依靠技术,下对抗大自然之各族灾难和减轻谋生的载荷,直至解除寒冬炎夏之虞,内外楼不用走楼梯,连开门都是机动的。因为技术之提高,不但重体力劳动减轻了,广大轻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也把废除了。但同时人们也发现,艺术之提高也造成了人类体力的衰退和计算能力的衰退,起先了人类退化的路途。

按照习惯的思辨,一种艺术一旦问世,必欲把他采用到了极致而后快;她把采用的世界越宽广,价值越高,从事人员越多,似乎就阐明这项技术越成功。但是,面对自然界,艺术不应当喧宾夺主。咱们所要追求的技能,应当是对环境协调的技能,就是说,艺术应该具备“为人类带来的好处很大,而对宇宙的动乱又极小”的人头。艺术之提高不是中心让人们与宇宙渐行渐远,不是中心用艺术来掌控自然,而是应该尽可能地顺自然的势而动,尽可能地不要去惊动自然界原有的纪律。

人类进步技术,是为了探讨人类如何运用自然规律,与宇宙建立更加和谐的联系。如果放眼望去,满目都是最高的摩天大楼、迅速道路和汽车、荧屏和推进器,宇宙的原有却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了,就绝不能认为是艺术之取胜。人类进步技术,不是中心为人类在天体划出一方空间作为世外桃源,犹如一座城堡,不管外界天崩地裂,瘟疫肆虐,城堡内依然风和日丽。咱们决不能对城堡之外的天体置若罔闻,而仅仅维护好城堡内的那一片生态。倒霉的是,咱们的技能的舟现在正是急驶于这样一枝规律上。这是因为凭人类现有的技能和财力,已经可能在适当程度上实现与宇宙隔离,人类可以在沙漠中建造瀑布,在热带建造滑雪场,在高楼大厦顶建造游泳池。咱们在拉斯维加斯和迪拜等地步,轻而易举看到现代技术之这种密集运用,有的人口将此誉为“奇迹”,有的人口还在任何各州策划更为惊人之“奇迹”,他俩不知道这是一种艺术之军用。这不仅是一场奢豪大比拼,也是一场技术大比拼,从中我们也目睹了科技时代之人类对自然秩序的藐视和蹂躏。

据此,新技术并不在于其覆盖了旧技术才称得上成功。临床应该尽可能多步调整人体本身的抵抗力,而不是更多地依靠药物;能够不用抗生素治疗的病,就不应当用抗生素;能够用老一代抗生素治愈的病,就不应当用新一代的胡萝卜素。能够用成熟艺术如杂交、嫁接等艺术来培育品种的情况下,就不应当用后果尚不显眼的技能,如转基因技术。建筑物如能应用自然通风和采光,就应当少用空调和照耀;计算如能用手算,就不要用计算器;行船如能用风帆,就不要用柴油机动力;能阔步的路途,就不应当借助于交通工具;在能采取自行车的情况下,就不应当使用汽车;风光如能用自然之湍流,就不应当用水泵抽水、事在人为喷泉。总而言之,应当倡导尽可能接近于大自然本来秩序的方法,不是艺术越高端就越好,艺术之堆积不应当是咱们追求的对象,反而应该力图用艺术含量尽量低的手法来解决问题。当然,决不能推论说一切能用旧技术之情况下都应当排斥新技术,决不能说技术之提高总是会使人头类与宇宙更加疏远。例如,华灯取代了油灯,直升机取代了螺旋桨,咱们就不能说新技术是更加远离了自然。

下某一个部分来看,近代的技能似乎已经足以掌控自然,但是考虑到更长远的或者间接的效用,却仍然要保持一份对于自然秩序的敬畏,于是在利用技术时保持一份谨慎。有时候,不是出于技术水准的低下而不为,而是为了保障自然秩序而不为。据此要肯定地央求保护自然秩序,并非出于消极的怀旧,而是因为我们人类千万年来就是这种秩序的一些,咱们虽然具备了冲决秩序的力量,但是我们无法预期冲决秩序的全体后果,不了解我们将会遭到自然界怎样的报复。呼吁保护自然秩序,也并非反对技术进步或宣扬无所作为,而是说我们应当把艺术之关怀点聚焦到科学的地方来,使技术融入于自然秩序,而不是挑战这种秩序。例如,咱们最好不要奢谈“改建世界生态”,而应当运用技术来维护好现有的风流生态。总而言之,人类要小心对自己改造自然之力量估计过低,事实上,人类改造自然所引发的产物常常超越于预期;人类也要小心对自己认识自然之品位估计过高,事实上,人类关于自然界运行规则还了解得太少、太少。

文章列表
  • 1  [2] 
    共有文章12篇

  • <code id="d8a42d5d"></code>